<span id="vskwg"></span><optgroup id="vskwg"><em id="vskwg"><pre id="vskwg"></pre></em></optgroup>
  1. <track id="vskwg"><em id="vskwg"></em></track><optgroup id="vskwg"></optgroup>
    <legend id="vskwg"><li id="vskwg"></li></legend>
  2. <acronym id="vskwg"><blockquote id="vskwg"></blockquote></acronym>
    <span id="vskwg"><output id="vskwg"></output></span><strong id="vskwg"></strong>
  3. 撸一撸
    明代海南州縣圖:黎族史研究的特殊寶庫
    2019-05-13 15:24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符彩燕 【字體:   打印

    明代海南州縣圖:

    黎族史研究的特殊寶庫


    《瓊臺志》中的“萬州”輿圖(后,當代翻印版掃描)及《萬歷志》中的“陵水”輿圖(前,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收藏及電子掃描版)。何以端 搜集提供


    根據正德《瓊臺志》“陵水”輿圖初選的保亭三十余個古黎村位置圖。何以端 制圖


    保亭眾多村名牌之一。金不弄村隸屬“加答行政村”,實體相同。“加答”當是《瓊臺志》“陵水”輿圖中的“加賭”,康熙間設保亭營后改作“江淡弓”,都是一音之轉。該村明文記載史五六百年。何以端 攝

    文\特約撰稿 何以端

    明代,在全國性地圖中的海南非常簡單,但在地方志中,卻有驚人表現。

    兩版明代州縣輿圖

    明代,海南輿圖及地理學取得不少超越前代的進步,不過輿圖法式依然相當古拙,缺陷明顯。例如:不論年號,也不論全島圖還是各州縣圖,都以矩形邊框為地域邊界,亦即只顧書頁排版,不顧幅員實況,反映了測繪條件的局限。輿圖有上北下南的明確方向,比例卻基本欠奉。詳城邑而略鄉野、詳官方而略民間、詳平地而略山區,城邑、沿海隨意拉大,山區隨意縮小,乃至僅象征性標示一二,為了排布取舍,有時還犧牲一部分方向感,是這類輿圖的常態。

    明代全島性地方志,存留下來的只有兩種,即修撰于1521年的正德《瓊臺志》和修撰于1617年的萬歷《瓊州府志》(下文簡稱《萬歷志》),它們是海南最古老的府志,無疑是研究古代海南的必由之路。兩部方志中都有各州縣分幅輿圖,尤其難得。

    此外,還有嘉靖、萬歷兩份《廣東通志》的瓊州府部等其他史料,不過它們最多只載有全島概略圖而無州縣圖。

    從內容看,《萬歷志》大量轉載《瓊臺志》的史料,輿圖部分更明顯是后者的臨摹重繪,只是作了某些必要的改制、修改與加插。

    所謂改制,例如《瓊臺志》中的居民點,以“反相”(黑底白字)標示“生黎”村寨,《萬歷志》取消了反相,所有居民點一體標示。

    所謂修改、加插,主要是增加了新設的軍營,如“萬州”圖的“長沙營”,“崖州”圖的樂安營、樂平營、樂定營等。對于《瓊臺志》個別漫漶難辨的字,《萬歷志》小心涂為黑塊,以免誤導,尤見蕭規曹隨的用意。

    凡此種種,可見《萬歷志》對百年前《瓊臺志》輿圖的少量修訂,非常慎重。由于《瓊臺志》輿圖當前制版難免漫漶,反不如《萬歷志》輿圖日本電子掃描版的清晰,所以后者亦有其獨特價值。

    江河的準確描繪

    在州縣圖中,各縣城垣、主要官署、驛站、鋪舍、巡檢司、軍營等為必錄,城外者各以方框表示為官府建置;必錄的還有驛道及重要通道、港口、烽堠等;重要江河、山嶺、水塘等為選錄,居民點亦選錄。

    眾所周知,海南島北部地勢平緩,南部山區眾多,史料絕大部分只述漢區,黎區甚少。古地圖的標示,正常情況下也應是漢區的豐富復雜,黎區的模糊簡單。但這批州縣圖卻并不如此。南部山區描繪豐富,某些重要獨特材料的精詳,完全可用“驚人”來形容。

    僅河流而言,各山區縣對主要江河的準確表述,就令人刮目相看。不過因明代對全流域命名的意識并不明確,輿圖很少標注河流名字,沒引起多大注意。

    以“崖州”圖為例,對兩條大河的描繪就中規中矩。寧遠河不但正確描繪整條干流,而且分別描繪了龍潭河、南文河等主要支流;望樓河的干流及西邊河、南馬河(千家河)等主要支流,也都描繪準確。同時,各段河道與居民點的對應關系都無大錯,正由于這種對應,各河流得以確認。其他如“樂會”“萬州”圖幅對萬泉河及其大支流粉車河、咬飯河等的描繪,“陵水”圖幅對陵水河、藤橋東河的描繪,也相當準確,在此不一一列舉。

    在比例尺欠奉的輿圖中,能如此準確描畫,說明當時必有專業人士實勘過海南各大河。

    標示數百古黎村名

    明代州縣圖對山區黎村標示的豐富,是其最大亮點,可惜更少人注意。

    從居民點的數量看,州縣輿圖可謂“一反常態”:漢區村落記載并不多,多半只記到“都圖”,黎區尤其是深山黎峒的村落,卻往往密集成群,目不暇接。

    例如,“萬州”“陵水”圖幅左上部的深山區方位,都以反白字密密標示著“生黎”村名,數一數,陵水61個、萬州67個、崖州47個。如果加上正常方式標示的“熟黎”村名,村數就會加倍,居民點數比瓊北社會發達縣輿圖豐富得多。

    地名追溯,是研究歷史地圖的必修課。這么多記述背后,究竟有多深的內容?

    以“陵水”圖為例,根據當代居民點同名或近音、大致方位又符合的,本文初選33個村名,基本在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境內。

    古今地名比對,在對外關系史研究中早已有之,黎峒研究卻還少見。這是一條荊棘之路,也是頗費時間的笨功夫,但舍此別無他途,所以值得。

    史料越早,不同方言的讀音與現代的差別就可能越大。古代調查者用各自方言(包括官話、粵語、閩南語)記錄的地名,與今人用普通話或粵語翻譯的地名,兩種“洋涇浜黎語”均未盡準確,難以嚴絲合縫,姑且預留一定寬容度。

    以下列出的地名,無括號備注者為古今同名,有括號者括弧內的為疑似相應的當代村名,它們大部分兩字相似,少部分一字相似,另一字僅聲似或僅韻似。初選引用“模糊邏輯”,有些爭議是正常的,若有六七成最終確認,本文分析就能成立——

    保城鎮以東至什玲鎮方向,13個:南川(民國地圖標示為湳春弓,黎語原意為“河之北”,今改春天村)、豆雷(道隆)、樂九(南九)、南凹(南只)、溝口(合口)、擅聲(什勝)、界村、加拜(加防、防拜,發音有差異)、南墩(南郡)、大田、打祥(什沖)、卓進(巡親)、大播(大坡)。

    保城鎮以北,5個:牋昧(什慢)、止錦(什國)、打八(什敗)、朝墩(什東)、播信(八村)。

    保城鎮以南至三道鎮方向,11個:加賭(加答)、毛石(母赤)、多昧(大妹)、南昌(南黨、昌黨近韻)、歧村、買哄(毛開)、白賴(保利)、遮錦(什各,粵語近音)、竹炭(什梯利)、對戶(什問,有差異)、馬嶺(毛列,《瓊臺志》輿圖此系村名)。

    此外,還有個“湳溫”,即民國地圖的“湳溫弓”,黎語原意為“河之南”,是保城鎮石峒河以南不遠處的小村群,當代沒有對應村名,故不計入。

    五指山市,4個:者白(舊稱志馬,即南圣)、撒天(什千)、八報(報芭)、南川(南沖,在毛道鄉)。

    其他圖幅如“崖州”等判讀率更高,但陵水深山最為荒僻,值得專門剖析。

    這說明《瓊臺志》輿圖里的居民點都曾經實有,而且相當一部分今天仍然存在。在貌似落后的制圖法式掩蓋之下,輿圖如螺鈿寶石般鑲滿了真實的黎族史細節!

    對信史文化的探索與弘揚,日益成為重要共識。黎族沒有自己的文字,其歷史挖掘尤為不易。筆者行走保亭看到很多新制的村名牌,都突出標示本村淵源,通常追溯到1935年創設保亭縣的地圖。雖然距今不足百年,卻是個可喜的開端。


    確證《瓊臺志》輿圖原版為前代所繪的兩個細節:左上的“昌化”輿圖局部和右上的“崖州”輿圖局部,其中涂以淺赭色的,為《瓊臺志》問世之前久已滅失的古河道。下圖為當代地圖上的昌化江出海口。何以端 搜集提供


    昌化江“北江”出海故道與現代S311省道呈斜交叉狀,筆者駕車往返搜尋兩次,證實毫無故道痕跡。何以端 攝

    上列村名只是提出問題,未能算最終認定。不過有時候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海南有語言專家早就提醒,對于少數民族地區的地名,文字記錄與當地人的實際讀音和意思往往相差很大,需要做實地調查。

    筆者能力有限,若有專業團隊實地調查,深入系統地研判《瓊臺志》輿圖,史有明載的五百年古黎村,必能成批得到確認,粗略估計不下兩百多個。其重要意義,不言自明。

    巨大的問號

    輿圖村名重要性之所以無可替代,是因為在現存全部明代史料中,這些村名的絕大部分都根本沒有被提及。州縣輿圖成了它們唯一的存在方式。

    明清陵水幅員廣大,從海邊伸延到當代大半個五指山市,山高林密,路險高濕,是史上開發最遲緩的地區之一,也是二十世紀中期依然存在“合畝制”原始經濟形態的最大片區所在地。

    現存明代乃至清康熙初的全部史料,對陵水黎峒的記載通常不出沿海六七公里范圍。對內陸山區黎峒的表述,不外四處:黎亭峒(今提蒙鄉禮亭村一帶)、嶺腳峒(今隆廣鎮南嶺腳村一帶)、郎溫峒與椰根峒(今三亞市南田農場北部至保亭南茂農場、三道農場一帶),尤以黎亭、嶺腳,提及最多。

    其實這兩處,僅是陵水內陸山區進出沿海漢區最方便的天然通道而已。但官方對更深的黎峒狀況,已近乎一無所知了,只有個別村名,偶然在“平黎”記載中一閃而過。

    萬州情況略好。但清初之前對吊羅山附近山區及更深處的表述,通常也只是以“鷓鴣啼峒”概而括之。

    經過對《瓊臺志》州縣輿圖的初步分析,足以確證:當時必然有若干支具備專業素質的工作隊,花費大量時間,從各個天然通道深入山區,踏勘、記錄、歸納、匯總,最后由專業繪圖家完成此舉。舍此一途,任何天才人物都不可能憑空創造。而幾百年前山區的崎嶇難行,瘴氣彌漫,根本不是今人所能想象的!

    明代方志對深山地區認知記錄的普遍粗疏,與《瓊臺志》州縣輿圖遠超這個范圍的精詳,構成巨大反差,也因此生成一個巨大的問號:是什么人、在什么時候,竟能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

    輿圖必比唐胄老

    由于正德《瓊臺志》是現存最早的海南地方志,所以人們總是就《瓊臺志》論《瓊臺志》,歸功于其編纂者,“唐胄神話”不脛而走。

    對正德《瓊臺志》的史源探索,是對海南歷史深層探索的必由之路。囿于主題及篇幅,本文對此的考據只能點到即止。

    沒有哪個天才人物能憑空編造幾百年的歷史,司馬遷《史記》不知集中了多少古籍。史志代代傳承,有新修、有遺落才是常態。從《瓊臺志》中就可以確認,唐胄手頭至少有四份基本完整的“舊志”,它們依次是:永樂十六年(1418年)刊行的佚名《瓊州府志》(又稱《永樂志》)、宣德六年(1431年)第三版的蔡微《瓊海方輿志》(又稱《方輿志》)、成化十四年(1478年)刊行的劉預《瓊州府志》(又稱《成化志》或《劉志》),以及不早于弘治十七年(1504年)成書的王佐《瓊臺外記》(又稱《外紀》)手稿。它們又都不同程度地傳承了更早的史料。

    各版既然都可能按沿革史修訂輿圖以符實況,那么僅看官方設置是很難找到“破綻”的。只能另辟蹊徑,從傳統文人不甚熟悉的水文變化入手(這正是歷史地理研究勝于沿革地理研究之處),確認這批輿圖并非唐胄始創,僅舉兩例。

    一是《瓊臺志》載昌化江出海口原分南北兩條,并各述流經,但“其北江水于弘治辛酉(1501年)泛溢,沖埋田土,壅塞故流,俱從三家港出,至今軍民病之”,直至當代。但《瓊臺志》“昌化”輿圖,昌城南邊的“北江”卻是暢通的,雖然比例尺不準,但圖上標注有烏坭浦、浪汴(今作浪炳)村、疍場村等地名,江流、島嶼關系清晰,足資確認。這說明,初版輿圖必產生于十六世紀之前。

    二是《瓊臺志》“崖州”輿圖中,州城正東的寧遠河中有個江心洲,注名“山馬地”,其東北緊鄰高村堡,高村今仍存在。方志正文全無提及“山馬地”,而當代寧遠河東岸也沒有像樣的島。緊鄰州城輿圖自然詳細,方向也斷不會搞錯。這是怎么回事呢?

    請看《瓊臺志》及《明實錄》的兩條史料——

    高村陂,在州東五里。舊有大河埋塞。成化八年(1472年),判官何琛疏通,得水灌田五十余頃。

    永樂十八年三月癸已,行在戶部奏:“廣東崖州言所屬寧遠縣山水暴泛,沖決田稼,漂人民,壞廬舍,已遣官核實。其租稅,宜蠲免。”

    筆者推測:被埋塞的“大河”,本與主河道形成江心洲,位置大致是“州東五里”,亦即輿圖的“山馬地”。成化時開發高村陂,發現并“疏通”了這段故道(因系近世淤積,泥較松軟)成為灌溉溝。

    何時“埋塞”?查《明實錄》從明初至正德年間,崖城寧遠河唯一造成水文顯著變化的災難性大洪水,只有永樂十八年即《永樂志》刊行兩年之后這次。輿圖的山馬地,是“埋塞”前的狀況,所以,當在這次大洪水之前!

    謎底:指向“永樂撫黎”

    那么,這批出色輿圖源自何方?只能據理推測。

    洋務運動之前的清代,海南社會比明前期大為發展,但卻一直無法描繪出像樣的郡縣輿圖。因為山區輿圖繪制絕非易事,很難靠本土力量完成。必須有專業隊伍長期田野作業,踏勘、測繪、記錄,財力、智力要求高,而且社會還得相對安寧,小隊伍在深山活動安全不受威脅。

    “永樂撫黎”,是已知史上能完全滿足這些條件的唯一時間窗。明成祖長期堅持對黎族扶持的政策,嚴糾地方濫政,制度性多次接見和賞賜黎峒頭人,允許世襲,給予沒有土司名號的土司待遇,形成官黎關系罕有的蜜月期。

    明成祖雄才大略,建樹多多,對內“蠻夷向化”,對外“萬邦來朝”,是他畢生的追求,為此不惜代價。撫黎如果只是皇帝出面擺擺花架子,龐大國家機器袖手旁觀,是絕不可能的。撥款立項,組建高水平專業隊伍深入黎峒,了解地理、民俗、村落信息,整理成果,出版上報,是幾無疑問的事;“左圖右史”概念下的清晰州縣輿圖,也就是必修課之一。

    這些成果和輿圖,唯一可能刊登的地方志是永樂十六年成書的《瓊州府志》。

    一個招式使老了,副作用就會養成大患。宣德后廢除永樂很多大政,包括與瓊州府行政機構矛盾尖銳的“撫黎官”體制,此后海南官場對該體制深惡痛絕,相關記載也必被刪削凈盡,只剩批判。

    正德《瓊臺志》現存本中,總共有37處提及《永樂志》,詞條包含沿革、地理、水利、物產、建筑、軍事、人物各部分,囊括了地方志的主要方面。唐胄在該志關于貢生的一條按語說,凡年代出入者皆以“永樂十六年志為主”,“以其時近也”,又有一處人名,唐胄指出《永樂志》與他志字形的細微差別,足見他手頭持有該志。

    除了不敢觸動永樂帝言行記載外,《瓊臺志》必然對永樂《瓊州府志》其他“撫黎”記載嚴加刪削,相關史料就此亡佚。由于這批輿圖水平高,無可替代,看上去又無關撫黎而得以保存,留下了一個特殊形態的原始數據庫。至于它們怎么來的,《永樂志》亡佚后就再無人知曉了。看來永樂瑰寶的丟失,遠不止七下西洋的寶船設計圖啊!

    對《瓊臺志》的史源探索剛剛開始,更多秘密會陸續浮出。一旦確證州縣輿圖源于永樂,那么這一大批古黎村的明文記載史,就是至少600多年了。

    以孤本存留至今的《瓊臺志》《萬歷志》,實在是黎族史研究之幸!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