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skwg"></span><optgroup id="vskwg"><em id="vskwg"><pre id="vskwg"></pre></em></optgroup>
  1. <track id="vskwg"><em id="vskwg"></em></track><optgroup id="vskwg"></optgroup>
    <legend id="vskwg"><li id="vskwg"></li></legend>
  2. <acronym id="vskwg"><blockquote id="vskwg"></blockquote></acronym>
    <span id="vskwg"><output id="vskwg"></output></span><strong id="vskwg"></strong>
  3. 撸一撸
    首頁 >  歷史人文  > 海南故事
    清代瓊州輿圖:清新奇特的全島輿圖
    2019-05-13 15:30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符彩燕 【字體:   打印

    清代瓊州輿圖:

    清新奇特的全島輿圖


    晚清《海南島圖說》。何以端 提供


    同治五年(1866年)的《廣東圖》電子拼貼版,經反相棕色美化處理。何以端 制圖

    文\特約撰稿何以端

    盡管康熙晚年出現了高水平的鴻篇巨制《皇輿全覽圖》,但直到洋務運動前,清代海南地方志的輿圖卻普遍乏善可陳。因為《皇輿全覽圖》在國內并未推廣。作為國之重器,除了相當高級的官員能接觸觀賞外,平常應該是束之高閣,海南僅府縣級別,無緣得識。

    不但如此,明代海南地方志即使尚未亡佚凈盡也已殘破漫漶不堪,并且輿圖不符新朝設置,無法照搬。所以,清代前兩百年的海南各級方志,除了個別版本如嘉慶《澄邁縣志》,對平緩地帶的村落有差強人意的較詳表述外,所有輿圖都缺乏深度,尤其是山區。它們頂多是明代輿圖格式的拙劣臨摹版,更多的是以風景畫片代替,否則就干脆缺失。

    前兩百年測繪力量缺乏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刊行一本《廣東輿圖》,每縣一圖。海南各縣全是風景畫模式,概略示意城垣及主要山河。這些風景圖代表了此后海南輿圖長期的“大方向”,康熙《瓊州府志》及各縣志或者照搬,或者加一兩個新設軍營重繪。乾隆《瓊州府志》再繪一套,水平照舊。到了編纂水平最高、也是皇朝時代最后一版的道光《瓊州府志》,也許主纂張岳崧不肯復制落后,除了簡單的全島圖外,各縣輿圖干脆闕如……

    種種無奈,足以說明本土缺乏測繪力量,皇朝也沒有再為此立項。

    構思精巧的全島輿圖

    值得注意的是,晚清出現了一份清新奇特的立軸式全島彩色輿圖。無圖名,無款識,上南下北,顯示從府城方向眺望全島,描繪了海南的主要山水、城邑、港口、營寨、炮臺及船舶。其中,鑲嵌了大量美麗風光、以黎族人為主的二三十幀風俗情景,以及對其習俗的多個小方文字說明。

    據報道,《美國國會圖書館館藏中文古地圖敘錄》中載有此圖,冠名為《瓊郡地輿全圖》,又稱《海南島圖說》,具體介紹是:長184厘米,寬93厘米,繪制時間大約在1820年至1875年之間。筆者推斷,該圖的繪制年代應該更晚,在張之洞的兩廣總督任期內,即光緒十年至十五年(1884年至1889年)之間。根據是:

    首先,圖中在海口與島南各炮臺突出表現的炮彈,都是新式后膛巨炮炮彈。其時中法戰事吃緊,張之洞剛一督粵便著力加強瓊州和廉州海防,成批訂購“克虜伯炮”,后又追加重金改訂更先進的巨炮,哪怕由于不符常規被政敵攻擊,而受到“傳旨申斥”。最終在海口秀英山、西場等炮臺,配置了“二十四生(英寸)三十五倍口徑長炮”十二尊,至今尚存一尊復制品。

    24英寸折合60.96厘米,這種口徑,炮彈比成人身體還粗,是當時最強火力,堪稱神器。張督粵后期,又為榆林港配“十五生新式長炮六尊”,估計此圖繪制時未定位置,瓊南炮彈只能按傳統描繪于保平及大疍港炮臺。

    張督粵前,瓊州海防非常落后,只有前膛“珠仔炮”,炮彈是小型圓鐵球。張離粵后,榆林巨炮很快就被繼任者(北洋系李瀚章)“謂之無用,移之北洋,論者惜之”。可見,巨炮顯示的時間窗短暫而準確。

    其次,圖中的黎族人,全部都已薙發。這是馮子材登島“平亂”期間在山區推行的,此前“生黎”從未薙發,“不沾王化”。為此事張之洞從廣州急調5000把剃頭刀,“良黎”一概薙發,薙發一概保護。黎族憨厚,一經接受便不改變,直到50年后美國記者克拉克等穿越五指山區,仍拍攝到薙發的黎族少年。

    該圖很多場景與此前的冊頁式《瓊黎風俗圖》近似,但也有些新意。例如黎族人與山貨收購商之間貿易的場景,以及全副鹵簿的官員深入村寨的場景。這些新場景,恰恰反映了張之洞設立“撫黎局”(那官員便是撫黎官),開五指山“十字路”,大力招商,伐木割藤出售,設“公館”商行公平貿易,以改善黎族人的生計等措施。

    《海南島圖說》構思巧妙,筆墨精美,人物生動,色彩繽紛,裝飾性極強。對黎峒風俗描寫平實中肯有特色,基本摘錄古志,絕無輕蔑詞句,體現了洋務名臣張之洞的社會認知,或許就是他“強固海防,融和民黎”治瓊理念的圖解。

    這個立軸,既是一軸百衲風景圖,更是典型的人文地理圖。對宣傳推廣海南的歷史文化,這類文獻應該是最好的現成材料。

    最詳盡的海南整體輿圖

    在嚴謹地理圖方面,道光初(1822年)修成的《廣東通志》,出現了帶經緯線的海南輿圖,每縣一幅。相比此前歷代州縣圖,該圖進步明顯,開始追求基本比例尺,追求幅員形狀與實地的大致接近。只可惜,測繪仍嫌粗疏陋略。

    具備近代地圖學水平的第一份海南輿圖,出現在同治五年(1866)的《廣東圖》中。只有這份地圖,才能讓海南輿圖走出數百年谷底,從整體上超越明代州縣圖。

    晚清洋務運動中,我國近代測繪事業啟動。同治元年(1862年),兩廣總督毛鴻賓奉旨編繪《廣東圖》。由包括廣東科學奇才鄒伯奇在內的數十名專業人士,歷五年而成。

    這個圖盡可能按經緯尺度,標注了密密麻麻的地名,都是蠅頭小楷,比例尺為十八萬分之一,僅海南島圖寬就達到1.6米,蔚為大觀,是皇朝時代最詳盡的海南整體輿圖。可惜刊版受條件限制,只能切成諸多圖塊,順序編號裝訂成線裝書,閱覽甚為不便,效果大打折扣。可能因此弊端,該圖模式成為絕響。

    此后,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及宣統年間,先后發行過兩版輿圖,每縣一幅,亦不過依據同治圖稍作增補重繪。而且山區多半概略,黎峒村落極少,質量難望《廣東圖》項背。

    晚清輿圖都有硬傷,那就是甚少重新踏勘測繪,往往根據前志文字描述作圖。所以居民點與河流錯亂非止一處,最“奇葩”的是榆亞地區:“多銀水”與“三亞水”匯合后居然流入了榆林港,線路龍飛鳳舞;同時,流入三亞港的兩段短河(無疑是三亞河和臨川河)僅僅是勉強安插的無源之水。清末各版都是這樣。

    究其原因,是《瓊臺志·卷六》關于崖州的一條河:“下水,在州東一百五十里。出回風嶺和尚溝,流通田尾港,經榆林村入港。”原文應是“下水”之后,接著敘述其東面的“榆林水”。“流通田尾港”之前的一兩行字,不是唐胄就是更早的人漏抄了,加上輿圖對榆亞地區又概略,于是陳陳相因,到清代方志再次發酵放大,遂成此錯。

    《瓊臺志》對崖州大小河流的多條記載都相當準確,與該志州縣輿圖一樣,應該都源自那次神秘的高級別海南地理大考察。

    相關稿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