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skwg"></span><optgroup id="vskwg"><em id="vskwg"><pre id="vskwg"></pre></em></optgroup>
  1. <track id="vskwg"><em id="vskwg"></em></track><optgroup id="vskwg"></optgroup>
    <legend id="vskwg"><li id="vskwg"></li></legend>
  2. <acronym id="vskwg"><blockquote id="vskwg"></blockquote></acronym>
    <span id="vskwg"><output id="vskwg"></output></span><strong id="vskwg"></strong>
  3. 撸一撸
    五四運動時期,海南進步青年發起一系列愛國運動
    2019-05-06 10:29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符彩燕 【字體:   打印

    五四運動時期,海南進步青年發起一系列愛國運動

    春雷激蕩在瓊崖


    描繪五四運動的油畫。


    《新瓊崖評論》于1924年1月在廣州創辦。圖為該刊第一期“發刊辭”。

    文\海南日報記者 王玉潔 實習生 鐘南 李婷

    五四風雷,激蕩百年。

    1919年5月4日,沉靜的中國大地掀起一陣巨大的浪潮,五四運動爆發了。廣大愛國進步青年登上政治舞臺,把一腔青春熱血融入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洪流。

    北京學生的愛國行動,立即得到全國各地學生的熱烈響應,積極聲援。遠在邊陲的瓊島之上,進步學生的愛國熱情并沒有因一灣海峽的阻隔而削弱。100年前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亦是海南有為進步青年為瓊崖革命奔走的風雨歲月。

    五四運動在北京爆發后,海南進步青年學生發起了哪些愛國運動?馬克思主義思想怎樣在瓊崖傳播?海南人民的思想和生活又發生了哪些改變?思想覺悟不斷提高的進步青年又是如何尋找新的革命道路?

    讓我們翻開歷史的卷軸,尋找五四愛國進步青年的身影,傾聽他們的吶喊與呼號,走近100年前受五四運動影響的海南,觸摸百年前海南跳動的青年脈搏,感受海南青年為改變國家民族命運的前仆后繼。

    A 爆發學生運動聲援北京

    同全國各地一樣,海南的五四運動也是以反帝愛國為基點,以青年學生為先導的。

    五四運動在北京爆發后,府城、海口地區學生首先起來響應。在關乎國家民族存亡的時刻,當火燒趙家樓、痛打賣國賊的消息傳來,北京青年學生表現出的愛國熱忱和正義行動,振奮著瓊崖民眾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心,長久以來蘊藏在人們心中的憤怒,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

    5月7日,接到北京學生聯合會的通電,府海地區的學生無不義憤填膺,群情激昂。很快,到了中午,瓊崖中學、瓊山中學、瓊山師范學校、華美中學和匹瑾女子學校等學校的1600多名學生,在瓊崖中學禮堂集會。大家決定:罷課示威、聲援北京!

    次日上午,穿過府城街道,學生們浩浩蕩蕩向著海口進發。一路上,學生們揮舞旗子,高呼“廢除亡國的二十一條”“誓死收回青島”“拒絕和約簽字”“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大家還組成宣傳隊,到街頭和附近農村發表演說,控訴軍閥政府賣國的罪行,宣傳革命道理,號召民眾投身愛國運動。

    10天后,府海地區和其他縣中學的學生代表又一次聚集在瓊崖中學,宣布成立瓊崖十三屬學生聯合會(簡稱“瓊崖學聯”),統一領導全瓊學生運動,并接受全國學聯領導。從此,瓊崖學生運動成為全國學生運動的一部分。

    “海南這些青年學生對新生事物的接受度,對社會的責任感,以及向危害國家、出賣民族利益的行為作出的猛烈抗爭,給沉寂的瓊崖帶來了春雷般的激蕩。”省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賴永生評價說。

    說起五四運動,說起海南,就不得不提一個進步青年,那就是郭欽光。當年在北京大學讀書的文昌籍學生郭欽光,成為這場運動中的第一個犧牲者。消息傳到海南,瓊崖民眾悲憤交加,千余名學生集會、罷課、游行示威、舉辦追悼會,憤怒聲討帝國主義及其軍閥政府的滔天罪行,高呼“打倒軍閥”“懲辦賣國賊”“抵制日貨”!

    “郭欽光的犧牲,又一次激發了全國學生的義憤填膺,也更加有力地推動了瓊崖人民的反帝愛國斗爭走向新高潮。”賴永生說。

    隨著五四運動的發展,我國同胞以抵制日貨作為反帝斗爭的一種手段。賴永生說,到了5月底6月初,瓊崖學聯成立了瓊崖抵制日貨總會,學生組成糾察隊、檢查隊、抵制日貨宣傳隊,走上街頭,深入商店,宣傳抵制日貨,還逐店檢查,登記封存日貨。為了讓群眾識別日貨,瓊崖學生聯合會在海口舉辦日貨樣品展覽會,提出賣日貨的是冷血動物。

    海南熱帶海洋學院歷史學教師陳誠說,在愛國學生的帶動下,全島爆發了抵制日貨風潮。廣大學生、工人、愛國商人采取一致行動,共同聯合起來抵制日貨。許多進步群眾和愛國商人將自己的日本布料和日制日用品集中在鬧市當眾焚毀,“有的群眾寧愿擊石取火,也不愿使用日本的‘花蘿牌’火柴。”

    少數無動于衷的商人,他們抗交日貨,破壞抵制日貨運動,愛國學生和群眾就跟他們進行堅決斗爭。比如在海口,日本人勝間田善作父子開辦的健壽堂、岳陽堂兩間洋行,在抵制日貨宣傳后,仍拒絕登記日貨,還暗中勾結英國海軍軍官和一些中國商人繼續進行走私活動,最終激起人們的憤慨。100多名學生和工人把他們的住宅包圍了20多天,勝間田善作父子被嚇得心驚膽戰,日夜不寧。

    B 辦報刊宣傳馬克思主義

    “如果要探討五四運動對海南產生的影響,我們首先要說的就是它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海南的傳播。毫無疑問,這促進了海南人民的思想解放。”賴永生說。

    100年前,孤懸海外的海南島,消息的傳遞仍很閉塞,馬克思主義思想如何更好地在瓊島傳播?瓊崖進步青年們探索出了兩條路徑。

    在島外求學的海南籍進步青年以及旅居海外的僑胞,通過各種渠道,千里之外寄回各種進步書刊、報章,傳播新思想、新文化,李大釗參加編輯的《新青年》和陳獨秀主編的《每周評論》等進步刊物先后傳入海南。

    島內,進步青年開始在府海地區創辦報紙雜志,宣傳介紹馬克思主義,喚醒海南人民的意識,各種宣傳新文化、新思想的進步報刊和圖書在海南島應運而生,主要有《新瓊島報》《瓊島日報》《瓊崖旬報》《良心日刊》以及《瓊崖新青年》《南語》《新瓊崖評論》《友聲》等。“五四運動以報刊為陣地,向中外反動勢力發起沖擊的一大特點,在瓊崖地區展現得淋漓盡致。”賴永生總結說。

    1923年后,許多經過五四運動洗禮和馬克思主義思想初步教育的青年,抱著追求革命真理的目的,紛紛離開海南,前往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尋求發展。他們在各地廣泛團結瓊崖革命青年,成立革命團體,創辦革命刊物。

    他們有的在北京組織瓊島魂社,創辦《瓊島魂》雜志;有的在上海組織瓊崖青年社,創辦《瓊崖新青年》;有的還創辦了《海南潮》,《瓊崖旅滬學會月刊》和《南語》等;有的組織瓊崖少年同學志,創辦《新瓊崖評論》等,不僅團結教育了各地的瓊崖青年,通過刊物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和革命思想,還培養了大批革命人才。

    到了1924年暑期,府海地區的不少青年學生返回家鄉,大家想辦法用各種形式傳播馬克思主義和革命道理,不少進步青年還組織在府城讀書的學生成立劇團,演出白話戲,宣傳新文化新思想,傳播馬克思主義。

    新思想、新思潮的接受,不能只限于小范圍的先進分子,還要往更大范圍傳播。1929年上半年,隨著社會主義青年團瓊崖分團的建立,先進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利用寒暑假組織宣傳隊,創辦工人、農民夜校和中午上課的平民學校,深入到工人和農民中去,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提高他們的思想覺悟。

    “五四運動時期,馬克思主義在海南的傳播,雖然只處在宣傳介紹和學習階段,但影響深遠,讓大家看到了瓊崖革命新的光明前途。”賴永生說,接受馬克思主義學說后,一批先進分子走上革命道路,為中共瓊崖地方組織和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的建立打下了思想理論基礎。


    郭欽光


    時年24歲的海南文昌籍北大學生郭欽光,是五四運動中的第一個犧牲者。圖為上海群眾追悼郭欽光的情景。


    五四運動浮雕。

    C 說白話演新戲

    興辦國民學校、教學白話文、演出白話戲、反對封建迷信、婦女剪短發、男女教育平等、婚姻自由……和全國其他地方一樣,五四運動后,這些變化也在海南發生著。

    五四運動后,在北京讀大學的曾肇禹回到家鄉瓊山縣三江鄉養病,期間他積極宣傳新思想,提倡新文化,很快成為三江一帶新學派的代表人物。

    有意思的是,當時三江、羅格、水豪一帶新舊兩派的代表在三江墟搭起擂臺,雙方登臺辯論。三江一帶的學校師生和群眾都前來參加,好不熱鬧。舊學派鼓吹復古、倒退的觀點,被人們遺棄,新學派宣傳改革、進步、發展的思想,廣受歡迎。

    “隨著五四運動的推動,瓊崖新文化運動得到蓬勃發展,府海地區新文化運動出現新高潮,許多形式和內容各具特色的活動吸引了很多人。”賴永生說。

    在新文化運動的推動下,許多進步青年主張對瓊崖地方戲劇進行改革,用戲劇潛移默化地影響群眾的思想;人民群眾思想進步了,對文化活動的要求自然也越來越高,地方戲劇改革已刻不容緩。

    1920年,瓊崖同盟會早期會員徐成章在府海地區開展革命活動的同時,亦十分熱心改革土劇,公演新戲。他同著名瓊劇作家吳發鳳等在海口主張土劇改革,以此移風易俗來“改造瓊崖”。

    兩年后,瓊崖土戲改良社成立,逐步清除土戲中封建思想的舊內容,表現新的時代和生活。“他們主要提倡現代人演現代戲,以當今人的行為動作、服飾、語言來表演當今人。”賴永生說,改革土戲,實質是用新思想、新觀念對傳統題材劇目進行改造,當時《洞房嫁姨》《雙車鑾》《馬伏波開瓊》等劇目,都是比較成功的改良作品。

    改造土戲,也催生了新的反映進步思想的文明劇目,這些文明劇目分為洋裝戲、時事戲、清裝戲等。比如《救國運動》《孫文與黃興》《愛國學生郭欽光》等劇目,都以大家喜聞樂見的方式,傳遞反對列強侵略,歌頌反帝愛國運動的思潮。再比如《愛情與黃金》《啼笑因緣》《雙自由》《孔雀東南飛》《戀愛自由》等劇作就號召男女平等,提倡婚姻自主,強調愛情至上,傳遞了新時代青年的心聲。

    有一次,在府城北門,學生宣傳隊演出白話劇,揭露封建軍閥的黑暗統治和封建官僚欺壓百姓的罪惡。劇還未演完,一位老大爺觸景生情地大哭起來,訴說了自己的不幸遭遇,控訴惡霸財主吳家的罪行。老大爺的血淚控訴激起群眾的憤慨,眾人涌向吳家把吳財主拉出來,斥問算賬,當眾撕毀了老大爺的房子抵押契約,迫使財主低頭認罪,大滅了他的威風。

    新文化喚醒了一代青年乃至廣大人民群眾的覺醒,這場民主與科學的洗禮,在瓊島大地上涌現一股生機勃勃的思想解放潮流,為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創造了條件。

    D 工人力量登上歷史舞臺

    100年前,在抵制日貨的斗爭中,罷課、罷市、游行示威的隊伍里都有工人階級的身影。那個風雨飄搖、國將不國的黑暗年代,在一次次教育、鍛煉和考驗中,從自發到有組織的、有領導的革命斗爭,工人挽救危存、抗爭命運的情緒越來越激烈。

    就這樣,工人運動在抵制日貨的斗爭中掀起了新篇章。

    到了1922年上半年,府海工人自發組織鞋業、縫紉、角梳、理發、勤雜等行會,商人也自發組織商會,為爭取工人的合法權益而斗爭。瓊崖總工會成立后,設有海員、旅業、屠業、鞋業等4個基層工會。從此,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從少數先進分子進行的宣傳工作發展到同人民群眾革命斗爭實踐相結合的新階段。

    1925年5月,上海日本紗廠工人罷工,抗議日本資本家無理槍殺工人顧正紅、打傷工人多人的暴行。上海學生在租界舉行游行宣傳,聲援工人的時候遭到英國巡捕開槍屠殺,造成震動全國的“五卅”慘案。

    消息傳回瓊崖后,瓊崖學聯等單位立即發動府海地區工人罷工、學生罷課、商人罷市,組織“瓊崖各界五卅慘案后援會”,發表《援助滬案宣言》,提出“嚴懲兇手,撫恤死傷,英日兩國應向我國死傷家屬道歉,賠償損失;撤換英日及各關系國之駐華公使;收回領事裁判權和租界。

    1926年,中共瓊崖第一次代表大會召開前夕,瓊崖支援省港大罷工的斗爭到了高潮。在鎖港斗爭中,時有奸商偷運糧食接濟香港的事發生,瓊崖總工會和省港罷工委員會駐海口辦事處就擴大糾察隊人數,加強巡邏活動。

    賴永生認為,瓊崖支持省港大罷工的斗爭,堅持了9個月,直到罷工取得最后勝利。瓊崖工人和各界人民群眾在斗爭中,促進了馬克思主義與工人運動的結合,為中共瓊崖地方組織的建立準備了充分條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